明王朝的收费站与汉王朝的养马风

发布时间:20-05-15

因为有了去年春节从梅州到广州一★路╠╡塞车7个小时的惨痛经历,广东省政协委员卢景辉提◎出的撤消高速公路出口处以外所有省内收费站,以减少停车缴费造成的阻塞的提案昨天有了答复。这就是暂时无法撤消省内各高速公路收费站。收╫费站这东西从又爱又恨变成极度憎恨是有原因的,但除了实体的收μ费站之外,其实还有很多从事着收费功能又不提供服务的机构,例⌒如进京证等等。

人性×的弱点在与π永无止境的贪念,如果换个角度来思考的话,或许能够解开纠结,多元化的看待问题。大家都知道,我国有着极为悠久和灿烂的文明史。但是不同的人仍然有不一样的角度,英国人对汉朝官吏评价很高,认为只有≒明治后的日本官僚可以媲美。而‰日本人认为,南宋及之前的中国才算是真正的中国。虽然多少让一些人难受,但ⓥ不妨先看看这段历史是不是最为波澜壮阔和值得被尊重也不迟。

经历了秦灭六国的大规☉模社会变动和楚汉战争的西汉开朝之时Ж就是一个典型的穷国,穷到“凡米石五千,人相食,死者过半…&helli◎p;民无盖藏,自天子不能具醇驷,而将相或乘牛车。”(《汉书·食货志》)。穷困潦倒甚至以同类为连食的汉朝百姓以及连四匹同色马都凑不齐的西汉政权来说实在是提不起太多的兴趣。他们更愿意将汉朝的边境城市当成了狩猎场,汉民自然就成了游戏中被射杀和掠夺的猎物。但这还不够,除了杀人越货,恐怕再没有比公开调戏国母更值得开心的事情了。冒┝顿单于给新寡的吕后写了一封求爱信,要求吕后嫁给他。吕后令张泽以“年老≥气衰,发齿坠落,行步失度”的回复搪塞,并将公主许配配单于而开启了和亲时代。

和亲∞毕竟是权宜之计,面对匈奴的嚣︱︳张气焰,汉朝开朝不久就着手马政建设。所谓“造苑马以广用”,景帝时期ю光官府的Ц马匹就达到了4℡0万匹之多。要想彻底击溃匈奴,这点国有资产远远不够。于是一个专门管理马政并着手۩畜牧科学研究⊿项目规划的部门——太仆寺应运☆而出。在没有高速路的情况下,马┌匹是最天然且环保的经济▉型SUV。这种能够很方便从甲地到乙地的交通工具是当时平民的┍最爱,当然有了交流,就会诞生商业。虽然商人不得做官、不Э得拥有土地、不得穿名贵织品、不得乘车、骑马、携带武器等。但在文帝时期,为了提高谷价,缓和谷贱伤农的现象,一项“入粟拜爵”的建议被朝廷采纳。商人有了爵▌位,就好象白马不是马,总之有了快意驰骋的机会。д汉景帝Ξ时期又颁布了有粟补官的制度,再〩加之武帝时期的卖官鬻爵,私家马的普及使社会文明程度得以提高,这时候发明创造就变成了必要且必然。当捆国库的麻线开始朽烂,仓廪已经容不下太多粮食的时候,匈奴就已经在战争尚未打响之前输了关键的一局。

再来看另一个王朝,南宋之后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由汉人建立的封建政权,这个国家崛起的Ψ最主要原因是元朝内部倾轧而导致实力被严重削弱。但开〧局良好的大明王朝最后却极其惨烈的输掉了≤这场战争。和西汉相比,大明一是没有疯狂的马政,二是国库从未充盈。从开朝之日再到最后一个南明政权的覆灭,马匹匮乏但器械精良的农战部队和财政赤字伴随了这个朝代的始终。由于坚持小农经济模@式,马匹这种东西就像只有一亩地的农民家里养了台联合收割机一样奇怪。针对商人,朱元◈璋开始实施严格的海禁政策。接下来,市场的店铺税、摊位税开征,税费提高5倍。后来政府又陆续开征了菜园税、果树税、库房存货税、车船出入税等,并且在水路▌交通要道设立“钞关&rdquo⊕;,专门对商船征税♣。这种累加征税的模式就好象当今●·重重叠叠的收费站一样蔚为壮观,要想活得好Ф,商人就需要多读ω读《金瓶梅》,这可是难得的“逃税教科书”。

现在的问题是,汉朝要打败匈奴,明朝要打败瓦剌,以及后起的女直(即:女真),他们都需要做充足的准备。汉朝力主马政而交通顺畅,物贸发达,迅速完成了国力和军力的原始积累。明朝限制交流,重重架设“收费站”终使民未富而国先衰。如今汽车保╞۞۞有量直线上升,交通拥挤随之发生。“私马&●rdquo;们经历了过去限制小排量及迁延日久的“燃油税”讨论,前不久广东提出征收“拥堵费”来缓解交通压力,殊不知收费非但不能解决拥堵,反而会挫伤“养马人”的积极性,孰是孰非,被增长的数字背后自有公论!

作者不๑希望有任何不愉╦╧快,转载烦请注明出处。 新鲜文章期待您的麻辣点评,谢谢!

У

の  
上一篇: 有人进攻有人守 汽车“华南战略”时局图
下一篇: 秋冬季口红保湿滋润选择 10款口红任你选